Ms.艾尔薇娜

查看个人介绍

【Frozen冰雪奇缘】【授权翻译】Crystalised冰晶 (Anna/Elsa)

标题:Crystalised 冰晶

作者:NaeSpark

译者:声声elvina_moqi

配对:Anna/Elsa(Frozen)

级别:G

原文链接: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1102358/chapters/2217301

简介:Anna和Elsa是一对Arandelle王国的姐妹。尽管Elsa已经在某种程度上放开了自己,但她的心中仍有深藏的秘密不为人知,这对姐妹对自身以及对方仍有多得多的东西亟待发现。

译者的话:百合+乱伦警告!!!纯爱描写不喜误入!自从看完Frozen就开始ship这对姐妹了~本文一共4章,以Elsa的视角来描述,每一章的背景时间都是紧紧承接的。

授权:

Crystalised

NaeSpark

Chapter 1: 嗡鸣

 
 
 

我不太确定这是不是让我心烦。


 

有时候,那只是我脑后一种小小的嗡嗡声,但有时,它会变成剧烈的偏头痛。我真的应该称其为“心痛”,但是,考虑到我究竟尽了多少努力去否认它的存在,将重点放在头痛上看起来容易得多。我不确定这是不是最有利于健康的选择,但我真的没办法吐露这件事然后毁掉她的一切。


 

真是讽刺,在将我的力量公诸于众之后,我又是怎么回到了老一套的“隐藏,别去感觉”的习惯里。巧合的是,我仍然害怕伤害到她,尽管她如此坚强而忠诚,我还是不确定一个人能不能在心被第二次冻结之后再活下来。最糟的是她知道我在担心。


 

她总是有这种特殊的天赋能够知道我是否悲伤或不安,而这,则会让她感到悲伤或不安。因为她在我耳边不停嘟囔,为了她好,我即刻开始装作自己没有什么罪恶感,尽管我觉得Anna知道我仍在后悔。


 

我第N次查看了钟点。已经过了晚餐时间,而我的晚餐被彻底忘记放在桌上,未动分毫。饭冷了,但我还是吃了一勺。我觉得屋里少了点什么,但我想不出究竟是什么。墙上的阴影一如往昔,而且没有什么物品看起来不在它们应在的位置——除了散落在我桌上那庞大的一堆等待我签名的皇室文件,就这些。


 

我坐了下来,用双手指节撑着下巴。会是什么呢?烦躁地,我开始一边盯着墙上的画像,一边用手指敲着桌面,好像这些东西能奇迹般地回答我的疑惑。


 

我的目光停留在壁炉那里。壁炉里面黑漆漆的,布满了焦黑的烟痕。那里面可能有几个世纪没被清理过了,所以蹲下来扫了扫烟灰,差点没忍住一个喷嚏。


 

突然意识到这里缺少的是什么,我猛抽一口气,并意外地打了一个打喷嚏——温暖。


 

我摇了摇头,自嘲地笑了笑。考虑到现在的情况,这根本说不通,不是吗?我是那个曾被称作“冰雪女王”的人。我感觉不到什么是冰冷的感觉,也不会被冻伤,并能欢喜地在雪山冰冷的空气中徜徉。然而,我的内心却渴求着温暖。


 

而既然有这么个被比作冰冷的人,那就必会有一个被比作温暖的人……或起码只有我这么认为。我总是认为,对我来说Anna就是那个人。毕竟,在我将Arendelle恢复原貌时,我脑中一直闪现的是她的脸,而她的歌音就回荡在我压制住冰冷风暴时的呼吸之间。

 

但我不过是在多愁善感罢了,而壁炉仍未点燃。


 

四处寻找着火柴,我笨手笨脚地点燃一小簇火花,看着火苗蔓延至一根根木柴。我微笑起来。我本可以叫来某个仆从点燃壁炉,但我需要与温暖独处,尽管这听起来够蠢的。


 

并不是说我觉得冷了,只是火焰的颜色确实让我想起她的发色,而那奇怪地令人觉得慰藉。我盘腿在地板上坐了下来,闭上双眼感受着靠近我面上的热度。我能感觉到自己的嘴角上扬,变成一个小小的微笑。


 

我决定有意放纵一会儿,不再遵守我那皇家礼仪,尽管我已经偷懒了差不多10分钟了。我深吸了一口干燥的木头和木炭的气味,感觉很安全。整个房间看起来暖和多了,连绿松石的墙壁都看起来惬意了一些。


 

牵引出一小股力量,我用手指环绕着它,打了几个转。那股力量很快变成了一个小雪人,它优雅地行了个礼。我咯咯地笑了起来。我雪塑的小人靠近了火焰,研究了一会儿,然后开始溜冰。一簇火苗跟在它身后,几乎与它同步地飞舞着,在缩小版的我身边,于这隐形的冰场上翩翩起舞。


 

我兴致勃勃地移近火焰,在壁炉里作出了更多形象的雪雕。人形的,小动物的,还有几个雪人!它们都远远围绕着努力想要合为一体的那簇小火苗和雪女王跳着舞。


 

我发现自己如此热爱这簇火苗和它的温度。显而易见,我的缩小版也是这么想的,因此它滑地离火苗更近了。它伸出了一只手,而我也是。我们两个都那么靠近又那么渴望与它融为一体,以至于将我们的常识扔到猥琐屯与永无乡之间了(也就是说:我们彻底忘记了常识),然后用我们的赤裸的手碰触了那火焰。


 

疼痛像是箭矢一样射中了我的手掌,而我缩回的动作并没快到让手回到安全的距离,我尖叫了一声攥紧了手心。咬紧牙关,我看见我的小雪女王融化并消失在了烟灰之中,徒留那簇火苗,回到它本初的样子,永不停歇,但火苗缩小了一些。我对自己有些生气,但那针扎似的疼痛足够让我不再对自己发火了。我深吸一口气,整理自己的情绪。


 

伤口灼痛的好厉害,我只好咬住了嘴唇,站起来匆匆走向门口,用我完好的那只手打开了门。我撞上了某人,然后在对方的怀抱里嘟囔了一声抱歉。


 

“Elsa,对不起!”


 

她的声音如此亲切,以至于我的灼伤都不怎么疼了,然后,我脑后的那嗡嗡声迅速转为了心痛。


 

“Anna?噢!……”


 

“Elsa?你怎么了?”在她的目光落在我攥在胸前的手上时,她猛地瞪大了眼睛。“噢我的天哪,这是怎么弄的?”


 

我朝着壁炉歪了歪脑袋,她会意地点了点头。捉住我的衣角,她领我到盥洗室,然后将我的手带到洗手池旁。“快,用你的力量给伤口降温。”


 

照她说的做了之后,我立刻感到低温抚慰了我的疼痛,暗咒自己怎么没早想到这招。我解脱地叹了口气,让冰块慢慢在我掌中融化。掌心红肿布满了水泡,而我最不想要别人做的就是去碰触它。而这正是Anna在做的。轻轻地抚摸着我的掌心,她冲洗了我的伤处并用肥皂将其洗净,她重复这么做着,直到我手掌的表皮看起来干干净净。她终于满意地哼了一声,并继续用干净的布擦干水迹。我的妹妹拉开一个抽屉,并找出一小瓶软膏。我不敢反抗,只觉得被她的全神贯注和熟练的动作深深吸引。Anna将药膏敷在我的手掌上,然后用绷带包扎好,然后令我惊讶地在上面轻吻了一下。“哇哦,我从没想过我会真的为除自己以外的人包扎伤口。”她向我微笑着。“谁会想到被烧伤的这么厉害的人竟会是你呢?额......”她结巴了一下。“咳咳,你是个人类,你当然会被烧伤因为……人类就是这样。”Anna看起来完全没有意识到我的尴尬,继续说着:“只是,我从没见过你自己伤到自己?天哪,有一回,我在走廊里骑自行车,然后我摔到了一个盔甲身上...我发誓那时候Joan在嘲笑我。”


 

而此时,比起脸红我更感到迷惑。“Joan是?”


 

“画里的那位夫人。”她翻了个白眼挥挥手。“那是个很~~~长~~~的故事。”


 

我走近了一点,抬起她的下巴,靠近细细看去。“这就是你怎么得到这条疤的吗?”我关心地眨了眨眼。“我不记得这是我们小的时候就有的。”她稍稍有些脸红但我没放手,反倒在那道伤疤上轻吻了一下。“好啦,现在我们扯平了。”


 

她挺直了肩颈,脸已经红透了,双手抬起捂住了脸颊。她边笑边扬起了眉。“哼,我猜是扯平了。”Anna又看了一眼我的绷带。“真的不会太紧吗?”


 

我不禁笑了起来,抬眼看向她,轻声说道:“非常完美。”


 

那嗡鸣声消失了。

 
 
 

 

 

Chapter 2 记忆

 
 

简介:

那晚之前Anna 在外旅行。现在她回来了,这趟旅途可能会有什么结果呢?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
接下来我们便安静地走向厨房。我不想去,但我知道抗议只是无用功,因为她会问我,过去的几天我多久用一次餐。而她不会喜欢那个答案的。


我叹了口气,检视着我的手。药膏在缓解疼痛上已经起了很好的效果,但灼伤使我的右手不能使用,那些皇家法令将会无限期推迟,直到我的手痊愈才能签署。


我遵从Anna的指令坐了下来,看着她笨拙地在碗柜和灶台边翻找着什么。


“左边的第二个柜门。”


“咳!”她迅速打开柜门往里看。


“最上层架子。”


“当然,我知道。”我妹妹停顿了一会儿,拿出了两个大杯子和一大瓶牛奶,然后把牛奶搁进火炉里加热。“你怎么会知道这些东西都在什么地方?我以为你从不出你的房间。”她看起来并不伤心,只是单纯的好奇。


“额...”我的目光落在桌布上,它是浅蓝色的,绣着粉色的雪花。这是我12岁生日的时候要人绣上去的,它们让我想起Anna。“我曾经在走廊里游荡,只不过是在夜里。Karen,”那是城堡女佣的名字。“经常找到我,给我喝热牛奶。”


Anna的神情混杂着悲伤和放心。“我很高兴有人照顾你。”一抹悲色滑过她的眼睛。“很抱歉那不是我。”


“不!...Anna,我才是那个把你推开的人。”


她扑哧一笑,打破我的恐慌。“好吧,再也不会了。”她的眼神柔和下来。


“什么?”


她的手指轻柔地在我的绷带上点了点。“你今天没有把我推开。你不会再推开我了,不是吗?我们之间没有秘密了。”


她看起来有些犹疑,但在她开口说什么之前我便安慰道:“没有了。”那在我心里的嗡嗡声回来了。“我只是有些迷惑,时不时的。”


“迷惑?关于什么的?”


“没什么。那并不重要。”这话感觉像是个谎言。“我只是不太习惯这些。”我用手示意了一下这个房间。“这一切。”我又指了指她。


“我们会找到办法解决你的迷惑的。”她微笑着,而我没办法再把注意力放在桌布上了。


她的眼睛大而有神,眸色介于蓝绿色之间,只有些许比我的蓝眸深邃的暗绿。她的睫毛纤长,颜色比她红金的发色稍深,简洁地勾勒出她的眼睛,完美映射出她充满好奇的心和美好的本质。


突然传来的气味分散了我的注意力。“牛奶煮沸了。”


Anna猛地弹跳起来,撞翻了她的椅子;我堪堪来得及用我的脚勾住椅子腿,到底没让它倒在地上发出巨响。我听见她喊了声抱歉,关了火。她嘟囔了几句我不知道她会的粗话,然后给我和自己各倒了杯牛奶。在她递给我糖的时候,我意识到我们俩仍然有在饮料里加过量砂糖的习惯。这个事实让我咯咯笑了起来,而她看起来挺惊讶的。


“我只是很想念你。”我微笑着喝了一口热牛奶。


“真的吗?”她看见我扬起了一边的眉毛,赶紧改口。“额,你当然会想我了。我就不应该问这个问题,因为你差不多充分证明了这段时间来你一直都爱着我。”她咬着下唇,将一缕发丝别到左耳后面。“我的意思是……我也想念你。我真的,真的想你。”


我靠近她,温柔地吻了一下她的脸颊。“我知道。我一直都知道。”想起过去的她敲着我的门,靠坐在门的另一端为我大声念书,或者邀我出去玩游戏的情景,这回忆让我心痛不已。“我从没无视过你的存在。我只是……从不回应。”


热牛奶某种程度上转移了我胸膛内突来的痛楚,尽管温度有些超出我喉咙舒适度的滚烫。我不假思索地咽下口中的液体,将痛苦牢牢地锁进脑海深处。


我的妹妹目光在厨房各处飘来飘去,她的手紧张地拨弄着她的一股辫子,最后将手放在了桌上。


“今晚,我去见了地精们。”她突然间开口,吓了我一跳。“好吧,实话说,今晚发生了很多事。”


我试图缓解一下紧张的气氛。“你总是去见地精们啊。”她语气中的某种东西让我感到不安。“他们爱你。”


“是的,但这次不是为了这个。”有那么一会儿,她紧皱着眉头。


“之前,你去我的办公室就是因为这件事吗?”


“Elsa,他们告诉了我一切。”


我听到自己的心脏伴着一声巨响迅速沉了下去,但Anna看起来并没注意到我的反应。


“Elsa,我知道他们对我的记忆做过什么了。”


“什么?”我抑制住自己的力量以免把杯子冻住。“那太鲁莽了!要是你头部的伤复发了怎么办?!”我惊恐地用手捂住了嘴。


“不会的,Elsa,别急!”她赶忙握住我的手,让我仔细看看她的头发。“看见了么?我没有受伤!没有白色的发丝了。我彻底没事了!”


我慢慢伸出手去用指尖轻抚着她的颧骨,仔细在她的眼中寻找谎言的痕迹,在她发端寻觅需要解冻的冰痕。尽管难以置信,我什么也没找到。“怎么会……?”


她耸了耸肩,没有从我的触碰中抽身。“他们说这样接触你已经安全了,我已经不再害怕,而我也从未害怕过你。”


“为什么?”我的声音低到几乎听不见。


“因为我爱你。我告诉过你。”一抹绯红映衬在她脸颊上小小的斑点之间。“我用我的头脑和心爱着你……如果这话你能听明白的话。”我的确听懂了。“我不再是个孩子了。我是个成年人了,我是你的妹妹。我猜现在我比以前更能理解你一些了。”握住我的手紧了紧。“我也不想让你再害怕了。”


我咬住嘴唇不发一言,嗅着她颈处传来的幽香。我看着我们的手,它们那般契合的握在一起,渐渐地,我放松了下来。


我奇怪她为什么不介意我冰冷的手。温差应该会吓到她,足够让她离我远远的了,但她看起来一点儿也不想放开我。眨了眨眼,我惊讶地意识到我们双手之间并没有温度的差异,我们的体温竟然等同了。一股暖意在我胸中和脸颊上蔓延开来,抚慰着我。


“我记起了所有的事。”她仔细分析着我的反应。“我记得总是央求你使用你的力量,在深夜的大厅里玩耍。”她做了个鬼脸。“我记得……事情发生的那个时刻。”见我哆嗦了一下,她靠得更近了,将前额与我的抵在一起。“我当时失去了意识,但地精们告诉了我。Kristoff当时也在那儿,他看见了一切。”那嗡鸣在他的名字被提及时愤怒地增强了。“是他问地精们是否可以恢复我失去的记忆的。”


“那么……”我歪了歪头,好更清楚地看着她。“你知道一切了?知道我为什么不想让那件事再次发生了吗?”


她的脸上流露出一抹微笑。“是的。”


我紧紧闭上了眼睛。“对不起。”我展开双臂将她拉近抱住,脸埋在她的肩膀上。“我很抱歉……我想向你道一千次、一万次的歉……”


她的语气这样甘甜,也许比巧克力要甜得多。她将发丝从我脸上拨开,说道:“我原谅你。”


 
 

 

 

Chapter 3: Promises

简介:

Anna坚定了她的意志,做出了决定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作者的话:我为“ 脑内”这个词负全责。=w=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她的胳膊纤细优雅,但她总是将我抱得那么紧,仿佛她再也不想放开我了似的。我们可能在一处悬崖边的绳索上晃来晃去,而Anna仍会这么抱着我,好像我不知怎么变成了她活下去的最后一丝希望。

 

她的怀抱是安全的,安全到比过去包裹过我的双手,给过我安全感错觉的那副手套还要稳妥。有时候,我希望自己曾早些了解到爸爸错的多离谱;也许彼时,不是手套,我会有我妹妹的手臂环抱着我,这一切痛苦都不会发生了。我们之间就不会有距离,不会有疏远,没有Hans,也没有Kristoff。

 

最糟糕的是我曾经相信了他。爸爸错了,但我也错了。

 

因此,如此多的时间就这么被浪费了,如此多的伤痕仍亟待补救。

 

如果我说出我的想法,她会听吗?我将脸颊在她衬衫布料上磨蹭着,觉得她应该会的。然而,已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,而且我也将我自己的心防筑得太高,我自己都不确定我还有没有能力说出我的心声,有口难开。

 

“你闻起来总是这么好……”她低声喃喃道。

 

我轻笑了几声。“我不知道自己应该闻起来很糟。”

 

她握住我的双肩,瞪大了眼睛。“不,你完全理解错了!”看着她不悦的脸,我愈加大声地笑了起来,使她也咧开嘴傻笑着,拍着我的肩膀。“别笑啦。我说真的。”

 

我靠近她露出一个假笑。“你拥有我完全的专注的注意力。”

 

“行啦。”她笑了起来,我的表情柔和下来,静静地听她的话。“在你离开之后的一阵子,”我注意到她的语气有些低沉。“我怎么都想不起你的气味。所以我编造出一个愚蠢的脑补,你闻起来就该像潮湿的雪。”她脸上的表情是如此让人难以抗拒的甜蜜和孩子气,我几乎要忍耐不住了。

 

“雪就是水,你知道的吧?它没有任何气味。”

 

她没怎么用劲地推了我一下。

 

“那很有诗意,而你破坏了气氛。”尽管撅起了嘴,她玩闹的语气还是暴露了她真正的心情。在她咯咯笑着的时候,我转而将脑袋搁到她颈窝的位置。

 

“那么。我闻起来是什么味道呢?

 

我感觉到她在我身下放松下来,继而深深地吸进一口气。“清新的气味……也许是薄荷?还有一点儿巧克力的香味。”她再次深呼吸。“家的味道。”

 

我抬起头,看见她满脸通红,期待地看着我。我闭上眼睛,吸入。“甜甜的味道……也许是百合花香。绝对有巧克力味儿。”我笑着说:“家的味道。”

 

“这味道听起来好极了。”

 

“嗯哼”

 

我不太情愿地坐直喝完我的牛奶,将一块面包掰成两半与她分享。她接过面包,把上面涂满蜂蜜,而我则什么也没抹,慢慢嚼着。正打算随便说点儿什么,我却惊讶地看见Anna根本没在吃她的食物,她的心思明显在别的地方。

 

我胸口中有什么紧缩了起来,而我脑后那熟悉的嗡鸣正在增强。

 

“Anna,今晚,还有什么别的事情发生了吗?”

 

她咬住了自己的脸颊内侧。“今天发生了许多事。”她重复道。

 

我尽全力维持镇静,继续追问。“你想谈谈吗?”

 

十几个不同的场景交织在我的脑海里。地精们预见到了什么坏事吗?Kristoff对她说了什么刻薄的话?他伤害她了吗?他们是不是打算,哦上帝啊,结婚?

 

一股闷闷的不适感沉到了我的胃里,我心神不安地用大拇指在膝盖上画着圈, 犬齿的尖端不断擦过我嘴唇的內侧。

 

我必须保持冷静,为了她。不论情况如何,我都希望她能够快乐。我将保证她会拥有幸福的生活,尽我所能,作为她的女王,作为她的姐姐。

 

不管她如何选择,我将会支持她,爱她。与我对Arendelle的责任同等重要的,便是我对于Anna的责任。而我将不会再次犯下强迫她做任何事情的错误了。

 

“我跟Kristoff分手了。”

 

“什么?”

 

她抿紧嘴唇,眼神坚定而专注。摆弄着她右边的发辫,她深深叹了口气。

 

“我知道他是个好人,我也知道我伤害了他。求你了,别对我生气。”

 

甚至在我有时间消化她刚说了什么之前,话语便从我唇间吐出。“我没有生你的气。”放心地咽下恐慌,我轻抚着她的手背。“为什么?我以为你爱着他。”

 

“是啊,我总是不停地犯同一个错误,不是吗?”她抓了抓自己的后脑。“我意识到我一直按照别人怎么看待我的方式来做事,而不是我自己的感觉。Hans明显不爱我但是——”

 

“我们能别提起他吗。”我愤怒地嘶声说。

 

“阿门,我不说了。”她点点头。“好吧,正如我刚才说的,我现在明白了,爱是给予,而不仅是被爱。”她换了个姿势,别扭地想着该说的话,所以我试图安慰地对她笑。她转开了目光。“爱是为某人爬上一座山峦,因为你信任他们。爱是敲着某人的门直到你的手开始疼痛,或者直到你的整个内里都开始疼痛,永远相信他们会为你打开那扇门。”

 
 

她正在发抖,而我目瞪口呆了。我没办法张开嘴唇说话,而那嗡鸣已经变成了一场全面爆发的心痛。

 
 

“Anna……”

 
 

她紧咬着牙关,闭上眼睛小心地吐息。“我从没爱上过Kristoff。我从来就无法爱上他。”

我将她拉近,抚摸着她的头,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或者做些什么,试图不要去思考她刚才的话中暗示着什么。那不可能是我所理解的意思,所以我继续对她说:“他是什么反应?”

 
 

“他接受的很好。”她喃喃道。“他说他早就知道,那没关系。”

 
 

我几乎要对自己对他总是这么妒意满满而觉得有罪恶感了。“他是个好人。”

 
 

“Elsa。”

 
 

“嗯?”我低头看向她。

 
 

“如果我向你关上了门……你能保证你会一直敲我的门吗?”

 
 

“Anna,你不会——”

 
 

“Elsa。”

 
 

我直视她的眼睛,试图用目光传达尽可能多的真诚。“Anna,我会一直去敲你的门的。我永远都不会再离开你。我保证。”

 
 

她站起身的速度那么快,我几乎被她摔倒,她握着我的手,拽着我匆匆穿过走廊,我们上楼梯的时候几乎是跌跌撞撞的。当我们到达我房间的时候,我们已经在跑了。她将我扔到床上,然后关上了门。

 
 

“Anna?”

 
 

现在我的脑中没有那嗡嗡声了。取而代之的,是我耳中一声声响亮的轰鸣,由我心脏狂跳的砰响造成,声音这样大,一声声威胁着要从我的胸膛中爬出,一直传到Anna那里去。

 
 

“Anna,你在做什么?”

 
 

她坐在我身旁,表情是我未曾见过的严肃,她的雀斑在那醺然的脸红上几乎都看不到了,她的双眼如此紧张而潮湿,它们看起来像是要直接看透我。

 
 

“我需要知道。”

 
 

我几乎要不能呼吸了。“知道什么?”

 
 

“我是不是可以。”她闭上了眼睛。“是不是可以爱你!”

 
 

我的大脑一片空白。所有的不和我们不能这么做都卡在我的喉咙里,而这些话现在都已经毫无意义,丝毫没有了。我脑中的嗡鸣,我心中长久的渴望,全都停止了。我的恐惧被一扫而空,而那本无可能的“也许她也会爱我”变成了新的认知,虽然我并不怎么了解如何接受,但仍全身心地欢迎这现实的到来。

 
 

组合任何连贯的话语对我来说都已不可能,因此我伸出双手将她拉向我,我们的嘴唇猛地撞到了一起。

 
 
 
 
 

Chapter 4: Kisses

简介:
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
拜托,题目说明了一切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我刚才一定是彻彻底底的失去理智了。


而我此时可能仍没回复神智,考虑到我这会儿还没有从我妹妹的唇上移开,而我也许应该立刻就这么做。我呼了一口气,意图向后退开,但Anna坚定地用双手扶住了我的头,让我保持在原处。


此时此刻,我本拒绝睁开眼睛,但最终还是放弃了坚持,于是我便看见Anna正俯视着我。她眼中没有悔意,然而,确有一丝惊讶与好奇,即使在她眨眼间泄露出了内心的惧意。她还是没有移开身体。


我的妹妹迅速舔了舔下唇,而我发现自己也无意识地模范了这个动作。不知怎么我仍感觉得到她的嘴唇在我之上的触感,她的味道让我如此醺然若梦,有那么一会儿我都分不清这是虚幻还是现实。


我再次眨了眨眼,确保我不是在做梦,这次,她也效仿了我的动作。


“哦天……”她咕哝道。


“是啊……”


我感觉跟她一样,被事情的发展惊呆了,挣扎着呼吸着,我觉得周围的一切都太过炽热,而寂静如此厚重地压在我的胸口,我感觉自己都要爆炸了。


“……好软。”


我重新将目光落到我妹妹身上,她的声音将我从自己的恍惚中唤醒。她无意识地触摸着自己的下唇,做了个深呼吸,嘟囔着什么我听不懂的话。


“……Anna?”


她自顾自地咯咯笑了几声,我不禁也微笑起来。“哇哦……”


我翻了个白眼,感觉自己的脸颊开始发热。“如果这让你安心的话……你也挺软的。”


Anna露出了害羞的表情。她撇过头去,红晕从脸颊一路蔓延到脖颈,细小的雀斑散布在她修长的颈上,而我想要一个一个地亲吻它们。我的心因这个想法鼓动起来。


“我们应该,额”她尴尬地做了个手势。“我们应该再做一次,正确的,我是说。”恐慌突然浸满了她的双眼。“不是说刚才那次是错误的,我的意思是,哇哦,那可太棒了,而且很软,还很温暖,但是……也许我们应该做的更……”


“……慢一些?”我靠近了一些,感到她的呼吸扑在我唇上,而我让自己吸入她的呼气。


她的嘴唇小心翼翼地靠近,微微撅着贴上我的唇。头晕目眩的我歪了歪头,调整了我们的姿势,用手指拢住她的脸庞,慢慢沿着她颧骨的曲线抚摸她脸颊上柔软的肌肤。


她呼出一口气,她的气味引出我喉底一声轻吟。那一刻,我感觉自己就要晕倒了,因为Anna离我如此之近,我们的前额都靠在了一起,她的身体那么温热,我快要融化了。


我用双手拉近她的脸,将她的下唇含在我的唇间温柔地吮吸。她的双手放在我的膝上,攥紧了我裙上的布料。我能感觉到她放弃了抵抗渴望,双手沿着我的大腿滑上去,最终放在我腰侧并用力将我们的身体贴紧。


我们的牙齿间或磕碰到彼此,而这就足以让Anna趁机以舌舔舐过我的双唇,然后划入我的口腔。她尝起来比我能想象到的好得多,她的小舌温柔地问候着我的,又不时调皮地戳弄着我。


我从没有吻过任何人,所以我索性跟随着她的引导,我们的唇舌盘绕在一起,彻底陶醉在她的气息和亲近之中。


我的妹妹双手抚摸着我的背脊,喘息着说了些我因为太迷糊而听不懂的话,但我猜那是我的名字。我抽气着念叨了类似“Anna”的词,然后听到她的心脏在肋骨间大声鼓动。一下,两下,跳漏了一拍……


我想要爱抚她的手背,但我颤抖的太厉害,以至于无法确定她是否感觉到了我的触摸。


为了岌岌可危的呼吸,我强迫自己断开这个亲吻,前额抵住她的下巴,在她锁骨处剧烈喘息。Anna也气喘吁吁,在我看向她时露出一个可爱的微笑。她的膝盖微微颤抖,使我想要靠近她,笨拙的安抚。


她把玩着我纱裙的下摆,沉思着抿紧了双唇。


“你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我惊讶地发现自己轻声低喃,好似在讲述一个秘密。


Anna脸红了,拨弄着她的头发,然后瞟了我一眼,然后又脸红了。


“说吧。”


“好吧”她咬着下唇,同时充满希望地抬起眉。“这是不是意味着,我和你……我们现在是情侣了?”那话语在我心中甜蜜地回响。


我花了点时间考虑怎么回答这个问题。皇家的历史充满了各种离奇的配对,但,即使如此,我知道我们的关系也将会是令旁人难以接受的。毕竟,我们都是女人,而失去繁衍后代的可能将后裔问题摆在了眼前。


用力思考着,我为求得安心而看向Anna。她弯着腿坐着,双手交握,看起来急切地想要得到回答。我知道说了“不”会毁了她,而我逐渐意识到这回答也会毁了我。天哪,那会毁了我的,对吗?我意识到这是真的。


“Elsa?我理解这很让人迷惑。”她的语气小心,非常温和。“我也真的很迷惑,我已经有几天无法入睡了。我只是想要你知道……”她伸出一只手放到我肩上,轻轻握了一下。“如果你没有相同的感觉,我准备好对你放手了。”她的声音充满痛楚。“你已经为我牺牲了这么多。我也可以为你做同样的事。”


我崩溃了。“不!”我抓住她的手将她紧紧抱住。“别走。求你。”


“那么……”她看起来更放松了一些,来回温柔地抚摸着我的背。“那么,问题是什么?”


我叹了口气,鼻尖蹭着她颈部发迹翘出发辫的小卷发。“后裔……”
“噢。我没考虑过这点。我们无法真正拥有自己的孩子,对吗?我的老师对我说过一些……”她的脸更红了。“呃……有关丈夫……和求爱……一类的东西。”
我走神开始想象自己对Anna做那些求爱的“东西”,导致我的肚子里又开始扑腾,现实中的蝴蝶真像我感觉到的这只那么大么?*[butterfly in stomach直译“肚中的蝴蝶”意即“心如鹿撞”
多少个夜里我无法自拔地沉浸在有关Anna的想象之中。我幻想着我们两个人,皱巴巴的床单,布满身体的汗珠,还有沉重的喘息以及难以抑制的呻吟。
我咬住了下唇,试图甩开这些幻想。
“Elsa,你把床头冻住了。”
“哈?噢!糟糕!”我挥挥手,融化了覆盖在床头木板表面的冰层。“抱歉,我走神了。”
“我看得出来。”满脸通红的,她冲我羞怯地笑了一下。“不过,我不怪你。”
被发现了。
她揪了我的鼻子一下,咯咯笑起来。“不过你想的那些还有点儿早。”
“对。让我们慢慢来。”我攥了攥她的手。
“我们有无尽的时间来做我们想做的事。”她打了个哈欠,站起身,朝我飞个个吻,然后离开了。
我叹息着拍松了枕头,对于没得到晚安吻感觉有点失望。放弃了这个想法,我脱掉裙子穿上睡袍,我钻进被子里露出一个幸福的微笑。
我听见了Anna标志性的5下敲门声和她模糊的咯咯笑。
“不,我不想堆雪人,我太累啦!”我因为她的荒谬举动大笑起来,看着穿着睡衣的她闯入我的房间,怀里还抱着一个枕头。
“好极了”她说。“因为我精疲力尽了!”
她爬上床抱住了我,将一个轻吻置于我的胸口。我低头看着她,轻啄了啄她的额头和唇瓣。
“是的。”
“是什么?”她迷惑地回应。
“是的,我们现在是情侣了。”

[有人私信求冰晶呢...完全忘记lofter没贴这篇,谢谢你啦@vl0_0lv!]


THE END

 

 

评论(7)
热度(52)
  1. M某姬Ms.艾尔薇娜 转载了此文字
©Ms.艾尔薇娜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