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s.艾尔薇娜

查看个人介绍

【授翻】Steve G. Rogers指南——你在过去几年错过了什么(3/5)

几天之后,他们在地铁车厢里时,Steve看到Bucky露出了他经典的恍然大悟的神情。两个女人正坐在离他们不远的座位,手拉着手,靠近的腿交缠在一起。她们轻柔地跟对方说话,脸贴着脸,对话中不时用蜻蜓点水的亲吻强调着重点,那都泄露出了她们两人的亲密关系。Steve迅速移开了视线。他的胸口一阵剧痛,而Bucky强壮而坚实的大腿正靠在他腿边,而他告诉自己要感激Bucky还在他身边,告诉自己此时此刻就该平息下胸中灼烧的嫉妒之火。

“别盯着了,”他低声说。“你这样很不礼貌。”

在他的余光中,他看见Bucky把下巴埋到胸口,将视线挪向肮脏的地板。他交叉起双臂并把腿更往前地伸展开,大腿更紧地贴在Steve腿上。

“人们现在在公共场合就这么做了,哈?”他说,声音跟Steve的一样轻。

Steve抿紧了双唇。“是因为她们是两位女士,还是其中一个是黑人另一个是白人?”

在他旁边,Bucky深吸一口气然后呼了出来。

“不要给我来‘妈妈对你很失望’这套,Rogers。”他说。“你从没告诉过我这方面的事。”

“看看你周围,Buck。”Steve猛地伸手挥向那些对周围漠不关心形形色色的地铁乘客们。“一如既往的纽约客们,太过于专注于他们自己的生活,以至于注意不到或者根本不在意其他人在干些什么。”

“我想告诉她们躲起来,”Buck低声说,声音变得沙哑。“我想告诉她们快逃,在任何人决定给她们上一课之前。”

Steve转过头看着他。他的脸,同往常一样轮廓分明,随着他磨牙的动作而瑟瑟颤抖,伴着旧日的恐惧而涨得通红。他的一只膝盖开始疯狂地抖动。

“Bucky——”

Bucky猛地伸出右手,狠狠地砸在自己腿上。

“你该死的知道得清清楚楚,人们注意得到并且在意这事儿,Steve。”他说,“这个世界从来就比你想的要肮脏得多。你得该死的好好记住我们有些人知道得比你清楚。”

车摇摇晃晃地刹住了,这不是他们该下的那站但Bucky毫不犹豫地站起身冲出了开启的车门。Steve咽了口唾沫,无力地陷进了他的座位里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Bucky第三次去杂货店的时候,独自一人,他在厕所的一个隔间里给Steve打来了电话。

“你还好吗?”Steve问,在Bucky回答之前就站起来穿上了外套。“你想让我过去接你吗?”

“我很好,”Bucky说,“一个家伙就不能在厕所里给另一个家伙打电话吗?天哪,Rogers。”

“这又不费事儿,”Steve说。“我很愿意去杂货店接你。”

Bucky大笑起来,从听筒里传来他隆隆的带着低沉喘息的笑声,Steve的脊柱底端的一团灼热紧绷起来。他闭上眼睛用意志力将那感觉挥走。

“为什么你这么……”

“什么?”Steve问道。这次他又是怎么搞砸了的?尽管Steve历经了接近一个世纪的时光和一次血清注射,还有让他觉得Bucky的确面目全非了(就像Tony会说的)的半次忏悔,但他仍旧在理解他人的方面不够好。

“完美,”Bucky柔声说,而Steve一时不知该怎么回应。、

最终,他终于开口。“我不完美,Buck。”

“是啊,我知道。那一定糟透了,必须得每时每刻保证完美。”

“你这是在骂我吗?”

“才不是。只是有的时候,被你一直以来在这世上最钦佩的人用失望的眼神看着真的很难,就因为你跟他不一样。你能明白吗?”

“Buck,你永远都不会让我失望。”

“是啊,伙计,你是这么说,但你脸上的表情可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Steve用他空着的那只手撑住了沙发椅背,并重重地倚在了上面。

“我很抱歉。”他说。“这……很不容易。适应现代社会。我比谁都清楚这点,我会让你自己慢慢来,不会再表现得像是你应该跟我在同一个时间表上了。”

“我只是求你试一试(体谅我),Steve。这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,对吗?”

“是啊,”Steve说。不知为何,他感觉自己的喉咙里有个硬块。他用意志力将那感觉也挥走了。Bucky只是在电话另一头沉默地呼吸着,直到Steve说:“我之前看见两个男人在中央公园结婚。他们一个是黑人另一个是亚洲人。”

“是吗?看起来怎么样?”

Steve脱下他的外套,把自己扔到沙发上侧躺着。Stark手机已经在他耳边发热。

“我不知道,幸福?”他说。“树叶在飘落。客人们喜极而泣。我没呆太久;我不想看起来像个,额,creeper【怪人,现代俚语,本意:爬行者】。”

“Creeper。”

“我用对了吗?”

“我怎么会知道,Rogers?”

“你俚语总是比我用的好。”

“只是因为Rogers太太培养出了一位绅士而Barnes太太没做这事儿。”

“啊哦,你妈可是个天使,Buck,我可不想听到别的说法。”

“那就是为什么在这整场对话里你才是那个绅士。”

“我那时在嫉妒。”Steve脱口而出,接着屏住了呼吸。

Bucky安静了很长时间。Steve紧张地听着他的呼吸声。每一声呼气的间隔对Steve都像是四季更替。

“你和Sam……”Bucky说。

Steve揉了揉眼睛。他不能说他从没想过那个可能,但时间和环境都不允许他放纵自己的心血来潮。

“Sam……与别人相爱。”他说。“逝去之人。人不会那么容易忘记的。”Steve勾了勾唇角。

“是啊。”Bucky说。更长时间的沉默,然后他深吸一口气。“我和哈莱姆区【黑人住宅区】的一个家伙有过一段,算是吧。在战前的那几年。”

Steve的心脏开始狂跳起来。他屏住呼吸,直到他觉得自己听起来有往常一半正常。“真的?”

“我是说。就那么个人。我们去,你知道的,同性恋酒吧,如果我们在那碰见了,那么我们就搭伙。不是什么正式的关系,你明白吧。”

“但他是你的那个人。”

“啊,见鬼。”Bucky叹了口气。“并不是那样,好吗?我们有个——共识。我们比较合适是因为我们真正想要的那个人不可以知道,我们就在一起打发彼此的时间,不是什么认真的关系。

“哦。”Steve绞尽脑汁回想谁会是那个让Bucky一往情深的人。他们有几个附近的朋友,但没有其他人亲密到像自己这样占据Bucky大半的注意力。谁让那时的他那样渴望,以至于他要在某个Steve从没见过的男人怀中寻求安慰?

“我不知道他怎么样了。”

“我很抱歉。”

“嘿,好了。”Bucky说。“别说那些了。也许他活到很老很老然后结婚了什么的。”

这种事发生的几率很小,对他们那代人来说。即使他们熬过了战争,艾滋病危机,以及他人狭隘可恨的信念,等到世界真的开始转变的时候,他们已经太过衰老。对于一个黑人来说那一定更难。想到这些让Steve的心痛增加了一倍。

“希望如此,Buck。”他说。“我真心希望如此。”

“轻松多了,对吗?”Bucky说。“这样交谈。”

“在马桶上?”

通过手机传来的一声大笑好似霹雳,回荡在Steve耳边。

“你知道我什么意思,无赖。这样就是……容易多了。没有你看着我。”

Steve知道他的意思。他觉得他现在几乎可以说出任何事,而事实上他不认为他能当着Bucky的面说出那些话。但这并不能减轻听到Bucky刚刚告诉他“他不想看见Steve”的痛苦。也许他是自私的,想要Bucky留在他身边。在他自己也只是蹒跚的时候,就想帮助Bucky跌撞着适应这个世纪。也许他只是在帮他自己。也许他想要留住的东西从来就不属于他。所以他鼓起他全部的勇气,在自己胆怯之前,说出了他需要说的话。

“如果你想搬出去,我会帮你找个地方。”

一阵漫长痛苦的叹息从电话那头传来。“那不是我的意思,Steve。我从来就不想呆在没有你的地方。”

“我能想起很长一段时间你不想让我呆在你身边。”一年前左右,Steve跟Sam追着他跑遍了全世界,每一次他们接近他时都会被揍到惨兮兮,直到终于,终于,Bucky看着他然后说,Steve,求你。

“我只是在欲擒故纵,”Bucky说。“而且我对你还特殊优待了呢,没用刀子或者枪什么的。”

“是啊,你可真是块儿宝石。”

“你喜欢我。”

“我喜欢,”Steve说。“上帝啊救我。”

Bucky笑了起来,他温柔的笑声传进Steve的耳中。Steve想,他这颗可怜的心脏将永远不能从这场谈话中恢复了,不管有没有血清。

“还记得人们必须走到电报厅去打电话的时候吗?”过了好一会儿,Bucky说。

“如果你真的幸运的话,你的房子里可能会有台电话。”

“对咱们来说太贵啦。”

“说起来,你又能给谁打电话呢?”

“我最好的朋友呗,在我上厕所的时候。”

“Bucky。你想不想让我过去接你?”

“我能自己买烟和鸡蛋,Steve。”

“记得别用自助结账就行,好吗?即使……跟人说话看起来像是你目前最不想做的事。”

“为什么不行?”

“那个机器从来不按你的意思来,那比跟人交谈要糟糕多了。所以排上队,用上你的舞厅专用微笑来迷掉收银员的裤子,你就会平安无事了。”

电话里传来几声慢吞吞的脚步声,然后是Bucky的手机滑落掉在了瓷砖地上的“咔嗒”声和一声模糊的诅咒。

“抱歉,”片刻后Bucky说。

“没事儿。”

“我很高兴,你知道吧?”

“嗯?为什么?”

“你和我,在这儿。我很高兴,真的。即使在我看起来不是那样的时候。”

“噢。”

“我们一会儿见,好吗?我得走了。”

他在Steve来得及卷起舌头说出“再见,Buck。”之前就挂断了电话。


TBC【总觉得有几句理解错了QAQ求beta】

评论(6)
热度(39)
©Ms.艾尔薇娜 | Powered by LOFTER